观点 | 项兆伦:新阶段传统工艺需专门设计力量进入

首页标题    学术交流    观点 | 项兆伦:新阶段传统工艺需专门设计力量进入

作为今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海南省非遗系列活动重头戏,2021首届南山非遗节17日在三亚南山景区举行“新发展阶段的海南非遗研讨会”,文化和旅游部原副部长项兆伦出席并做主旨发言。

 

 

项兆伦指出,正在进入新阶段的传统工艺,需要专门的设计力量进入,也需要科学技术的介入,以实现创意、功能,提高呈现的效果,同时节能降耗。   

何为传统工艺新发展阶段?项兆伦用五个“更加”来描述,即传统工艺以更加时尚而多样的设计,更加多样而实用的功能,更加丰富的产品,来更加广泛地进入当代社会、进入千家万户的日常生活,更加有效地促进就业、增加城乡手工艺人的收入。他认为,在新的发展阶段,传统工艺需要专门的设计力量进入,这个专门的力量不仅是美术专业人员,还应该是工程技术人员。

从古至今,传统工艺的设计主要体现在图案和器型上,较少触及材料设计和功能设计。因此项兆伦认为传统工艺设计要从图案和器型,朝材料、结构、功能设计拓展,从根本上突破和解决传统工艺面临的瓶颈。“这种设计关系到传统工艺的效用,也关系到传统工艺产品的价值。”项兆伦以传统红木椅子为例,“绝大部分红木家具的椅子坐着是不舒服的,有腰椎间盘突出的人坐一会就要出问题。我跟那些手工艺人聊到这个问题,他们也知道一个词叫人体工学,但是他们自己的知识结构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因此如果一把(红木)椅子能够把人体工学解决了,它的价值就起来了。”

项兆伦认为,新阶段的传统工艺还需要科学技术的介入,以此运用新的工具、新的材料、新的装备去实现创意、实现功能,提高呈现的效果,同时实现节能降耗。

在这个过程中,人们需要走出一个误区,即把当初没有条件被动地形成的局面当作传统。“当年没有更多的线,没有更多的布,没有更多的材料,我们只能这么做,结果现在说那就是传统要保持,这是不对的。”在项兆伦看来,当年物质匮乏、技术落后形成的一些做法,更多是无奈之举,“我们传统工艺的发展提高,一定要突破这些比较愚昧的认识”。

项兆伦还提出了一个新概念——“手艺设计师”,来形容拥有美术基础、懂得工程技术的新阶段传统工艺从业者。“在新的发展阶段,我希望涌现出一大批手艺设计师。”项兆伦说。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传统工艺协同创新工作委员会主任孙冬宁受邀参加此次活动,他在会上回顾了今年3月在海南崖州举办的“锦绣中华--2021中国非遗服饰秀”系列活动,论证了传统工艺与现代设计的融合发展之路。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和“十四五”开局之年,也是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和加快自由贸易港建设的关键之年。

孙冬宁指出,”锦绣中华--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织绣印染技艺”系列展览展示活动之所以走进海南,就是为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这一重大国家战略的实施营造良好文化氛围,加强各民族优秀传统手工艺保护和传承。

 

 

 

供稿: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传统工艺协同创新工作委员会

 

 

 

2021年6月25日 10:03
浏览量:0
收藏